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2010年夏天的第一场暴雨

  上午监考。综合科,9:00—11:30。漫长的两个半钟,不能看书,不准做题,不能走动。定定地坐在教室的前面,学生忙着答题,没有空闲,当然也没有心情来理会监考中百无聊赖的我。
  呆坐着的我,看看或边,又看看右边;看看屋顶,又看看地面;看看窗外,以及偶尔从窗外飞过的小鸟,还有,没有阳光的天空中飘着的片片云朵。坐一会,站一会;站一会,又坐一会。一秒一秒地数着时间。偷偷拿出口袋里已关了铃声的手机,匆匆看一眼,唉,怎么才刚刚考了一个小时啊?真是难过,时间难过,监考的时间难过!不能做其他事情的监考时间真难过!
  
  好吧,继续数数窗外天空的云朵。咦呀,刚才只是暗淡的云朵,现在好像是越来越暗越来越沉了。可不是,就只是这一会儿的工夫,东南角的天空,已是黑云密布。啊,一场大雨,眼看着马上就要来了。民间有谚语说:“四月六,大水流;四月八,大水发”,今天正是农历四月初六,看来,真是要应验劳动人民千百年来的经验总结啊。
  
  不到十分钟,天空,显得更加阴暗。本来是早上十点多钟的时辰,却是傍晚时分的感觉。顷刻之间,屋顶上传来了雨点敲打屋顶瓦片噼噼啪啪的声音(我们高三所在的教学楼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建成的苏式工字楼,二层,是砖木结构)。从门口往外看,垂直的雨线落到地上,溅起一朵朵水花,密集的雨线织成一道雨帘,天地之间,笼罩在一片烟雨迷蒙之中。偶尔的一声闷雷,惊得沉思默想、奋笔疾书的学子们抬起了着,有个别胆小也如我一般,不自觉地用双手捂住耳朵,甚至不由自主地发“啊”的一声。
  
  雨,下个不停。我人在教室,心却到了别处:我担心侄儿。下雨前十分钟左右,正是小学放学的时间,不知道弟媳看到天气变化有没有去接侄儿?如果她不去接,那侄儿有没有安全回到我的宿舍?心里祈盼着这雨快点停住,这雷不要再打。可是,这雨,一直都是下得这样大,这样猛,丝毫没有马上停止的意思啊,真的是害怕又担心!
  
  终于到了十一点半,考试结束。可是,雨依然下得很大。回家心切,不想在办公室里等下去。某同事没有雨伞,我邀她到我的伞下来。她欣然接受,于是,她用报纸挡住右边的肩膀,我打着雨伞,和她一起冲进雨雾之中。
  
  路上到处满是积水,有的地方,大概有五六厘米的深水。我脚上的运动鞋、袜子,湿透了,还有半截裤子腿,也湿了。同事穿的是凉鞋,她把裤腿挽高,还一再说让我把雨伞往我这边移,我当然没有依她。一直把同事送回她宿舍楼梯,同事说“谢谢!”,我笑笑,“不用!”再看看同事,只是湿了一点裤脚,嘱咐她一声:“回去换了裤子吧。”转身回我宿舍去了,我还记挂着侄儿呢。
  
  回到我们楼上,侄儿正在耍他的“刀剑”,爱人也已经回来。心里终于安然。侄儿的衣服也有点湿润,他说放学准备回到高中门口的时候下雨了,他们就跑着回来。我找出干衣服,让侄儿换上。我也换下了湿透的鞋袜和裤子。
  
  时间到了十二点,雨,渐渐地小了。于是,我们在大雨冲洗过后的路上,呼吸着湿润凉爽的空气,爱人和侄儿并排在前,我在后,一人打着一把雨伞,在逐渐停息的小雨中,向着温暖的家,漫步前行。家里,有妈妈温暖的等待。

微笑的小草儿

                                                               
                                                       
                                               
                                                有大格局过小日子-吃完酒酿圆子后吊水女子竟面色潮红呼吸-中医妇科专家谈多囊卵巢综合征和不孕症-
0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19520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