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爱情总带烟火味

咖啡厅情景剧
  
  秦洛第一次撞见李白的时候,她和程成又一次吵得天翻地覆,她终于厌烦了每周去程成学校为他的租房打扫,做饭……程成马上研究生毕业,事情多得足足占据他每条神经,完全没空去替秦洛想。况且他比秦洛小,从来不懂什么叫做退让。俩人吵架,他总是针锋相对。
  
  当他说出“你觉得我不够好,赶紧去找个好的!”空气沉滞两秒,秦洛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好!精彩!”咬着汉堡的李白拍着手,一脸无辜地看着怒目相对的俩人。最后,秦洛一咬牙推开程成跑了,可惜,没跑几步,细细的高跟鞋不堪重负,寿终就寝。跌倒的瞬间,秦洛眼泪也跟着掉下来了。程成像是战胜了的公鸡,趾高气昂从她身边经过,甚至还很骄傲地瞥了她一眼。
  
  这时,李白跟了过来,低头看秦洛,很同情地说:“抱歉,我不知道你们是真吵架,我以为你们在拍情景喜剧。”
  
  秦洛差点没背过气去,截至此时,纵使程成带给她如此大的羞辱,她都未曾想过要分手。在她心里,还不知道名字的李白就是一二货。
  
  伟大的缘分定律
  
  根据缘分定律,李白和秦洛是一定会再次相遇。可是秦洛没想到,他们的相遇,居然来得这么突兀。
  
  李白穿着一身阿曼尼,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伸手:“你好,我是李白。”秦洛只觉得有些眼熟,可把记忆扒拉了一圈,也没找到关于这个名字的蛛丝马迹。于是,她以一副女精英的样子自我介绍:“你好,我是秦洛。”然而,她终于想起来了,这人就是三个月前亲眼目睹了她狼狈的分手之战的人。一瞬间,秦洛眼前发黑,几乎晕过去。
  
  李白是甲方市场总监,秦洛被折磨得苦不堪言,一个策划被毙了八次,自从与李白再次相遇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脱离过加班生涯。被毙掉第九次的时候,秦洛给李白打电话:“李大总监,李老爷,你放了我吧,我请你吃麦当劳。”
  
  李白立马拍板同意。秦洛毫不食言,却请李白吃了一顿火锅。俩人辣得眼泪汪汪,还点了啤酒。秦洛喝酒跟灌白水似的,几杯下去越发酣畅,拉着李白奸笑:“李大总监,吃人嘴短,我的策划这次该通过了吧?”李白其实也有点晕,看着秦洛一张红唇在自己面前晃悠,当时脑子就不太清楚了。
  
  晚上俩人把车撂了,打车回去。李白勉勉强强从秦洛身上翻到钥匙,一进门,双双瘫倒在地。一转身,李白的嘴按在了秦洛的红唇上,不过,那一晚,他们什么都没发生。
  
  同是天涯不幸人
  
  秦洛贿赂李白,显然没有成功。她的策划没过,李白的回复只有几个字:太文艺了,这是卖卫生巾,又不是卖单反。这件事令秦洛耿耿于怀,她开始觉得,自己请李白吃一顿饭还被骗了一个吻,显然是亏大了。她在微博发了条状态:男友飞了,工作瓶颈,求包养求安慰。很快得到一个回复,一个叫做李白不白,一本正经回复她:秦洛你好,我是李白。
  
  大约是隔着长长的网线,话题一下延伸开来。秦洛这才知道,原来李白和她一样,都是近期失恋。同是失意人,撇除甲方乙方的关系,他们约好周末一起去看电影,这场电影看得十分纠结,进场一会儿,李白就睡得昏昏沉沉。秦洛无奈之下,只得弄醒他,离开电影院。俩人都不太在意,找了家路边摊坐下。
  
  李白一下精神了,拉着秦洛讲故事。据说,突然有一天他相恋多年的女友就用一种谈苍蝇的语气谈起他的所有习惯。例如喜欢吃汉堡,大排档,甚至是他喜欢自己做饭。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秦洛一脸同情地看着他,帮他解惑:“女孩子都喜欢浪漫,喜欢法国大餐,喜欢迪奥,香奈儿。”李白的神经大约全部长在脚底,他看起来越发困惑了:“我工资折子在她手里啊。她要,可以直接说啊。”秦洛仰头望天,想起来当初约会定要去星巴克的程成,顿时无语凝噎。
  
  有位爱情大师曾说过,年轻时总希望爱情不要沾染上烟火气,而此去经年,又总恨沾染烟火气太少。他们两个不幸是如此相似,那就是都遇上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主。
  
  前男友是每段新感情开始的绊脚石
  
  秦洛的第十五次策划终于通过。此时,李白已然习惯每天下班接秦洛吃火锅,他就喜欢吃俗人的东西。秦洛也习惯了半夜打电话骚扰李白问策划创意,听李白朦朦胧胧的声音,用直白的语言和她说哪里不合适。
  
  说来奇怪,和程成在一起,秦洛很小心,明明一副雷厉风行的大女人形象,还常常作小女儿状替程成打扫屋子。可是和李白认识的每一天,她所有的话都是以“我要怎样”开头。再不用穿着一身职业装,别扭得要死坐在星巴克喝咖啡;更不用装腔作势,捏着嗓子说:“啊呀,人家不喜欢吃辣。”秦洛迷恋这种简单粗暴的感觉,可是伤痕没有好,她不想贸然爱上这个一开始就目睹了她狼狈经历的男人。
  
  所以程成又一次给她打电话,她语气开始缓和。但这段从校园到社会,七年的感情,没有毁于程成当街侮辱她,却毁于她一次意外的到访。和任何一个狗血剧一样,她跑去找程成准备妥协和好,可惜,推开门,看到的是他和小师妹缠绵悱恻的场景。秦洛终于说了拜拜离开。
  
  程成第二天跑去公司堵她。车水马如龙,他当街下跪,深情款款:“秦洛,你回来吧,我对不起你。”这个骄傲的男人,第一次如此卑微地道歉。可惜秦洛心不在焉,着急地看着越开越远的小宝马,恨不得把眼前的男人一脚踹飞。
  
  对不起,爱情过期不候。秦洛坐在台阶上给李白打电话。那边一直有个机械的女声回复: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药物依赖症
  
  秦洛公司终于做完了这次设计,李白也跟着人间蒸发。失恋之于秦洛,就像是一场感冒,本以为就要好了。谁知道她居然一不小心因为这场感冒而患上药物依赖症。这种药物的名字叫做:李白缺乏症。
  
  过去的秦洛,从未觉得跟在一群一定要用咖啡豆煮咖啡,从来不吃大排档的人身后有什么可别扭的。可现在,她却在午夜一遍遍想念米线的汤汁,还有麻辣烫的香味。李白消失第十四天,秦洛精神颓靡,眼睛一直想流汗。
  
  寂寞到了极点,她一个人跑去吃火锅,还要了好多啤酒。她懊恼李白那么俗的一个人,偏偏对她的胃口。秦洛本来以为,依照李白找她的频率,他怎么也该对她有点超友谊的感情。可原来,一切都是她喝醉了的臆想。
  
  就在这时,电话响起。秦洛喝得眼睛都不对焦了,却还是看见来电显示上“李白”二字。不等对方开口她就翻旧账:“李白你这个混蛋,亲了我就跑,太没出息了!”那边李白的声音依然无辜:“秦洛,对不起,我临时出国了,手机停机,就没联系你。”酒精彻底在秦洛血液中泛滥,她拖着哭腔吼道:“没中国移动了,你就得自杀是吧?”
  
  李白沉默一会儿,说:“不会,如果没有你,可能会。”秦洛愣在火锅前。
  
  你愿不愿意陪我吃火锅一辈子
  
  从第二天开始,李白每日固定一捧玫瑰送到秦洛公司,还附带一句蹩脚的甜言蜜语。秦洛坚持一周,缴械投降。李白来接秦洛,脸上带着些微妙的羞赧,他说:秦洛,我订了法国餐馆。
  
  秦洛睁大眼睛,而后别过头不看他,冷言冷语。什么意思?你不喜欢吃法国菜?李白惊愕。你干吗请我吃饭送我花?我们两个非亲非故,甚至是个出了国就失去联系的陌生人。秦洛把“陌生人”三字咬得掷地有声。李白摸了摸头,表情认真地说:我这不是顺便出国想想么,秦洛,我想和你过日子,你看怎么样?我出国这两周,想着要是想你超过一百次,我回来就和你表白。
  
  秦洛终于正眼看李白,抿嘴问:“那你想我多少次?”李白嘿嘿一傻笑:“每分每秒都在想你。秦洛,我想和你一起吃火锅,一辈子。”秦洛低头,脸上绯红蔓延,映着天边斜阳,第一次不娇柔不做作得像个小女生。
  
  她说:好。一个字,轻飘飘地落了下来,像是不经意间就许了一辈子。
        天麻素注射液联合倍他司汀治疗眩晕症的疗效-紧急寻人镇海6旬老医院-前海蛇口自贸片区上半年经济全线飘红-
0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18510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