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老婆是个“人精”

结婚后,我们夫妇搬进了一栋100平方米的新宅,新宅虽小,可每天也得有人来打扫卫生、拖地、做饭、洗锅碗、洗衣服等一条龙的家务活。
  
  谁愿意做这些活呢?为了公平起见,我和老婆约法三章,谁输了,谁就值日1个月。约法三章如下:第一、上网不得与异性聊天,被发现者,值日1个月;第二、在第一条异议的情况下,按月计算,文章发表更少者(我和老婆当年都中文系毕业的),值日1个月;第三、若第一、二条都相同的情况下,则两人抽签背同一首诗,在规定的时间内背不出来者,值日1个月。
  
  约法定好后,老婆提出了一个要求,说我当初追她时那么卖命,那么听话,叫我干啥就干啥,且信誓旦旦说以后什么什么的,现如今刚结婚,怎么着也得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让我先单干半年活再说。半年啊?我瞪大双眼。
  
  半年,183天的时间,好不容易挨到了头。之后,我们开始按约法办事。
  
  为了不再干一条龙的家务活,我天天“关注”老婆的行踪。一个周三的下午,我提前半小时下班,偷偷地来到老婆办公室(老婆是单人办公室,我们在同一个市区不同单位上班,但相隔不远),看她是否在和GG(帅哥)聊天。我蹑手蹑脚地躲在她办公室门口,仔细一瞄,果真发现老婆坐在电脑前与一位GG正天南海北地聊天。我喜出望外,跑进去就大叫起来:“哈哈,被我抓到了吧?”老婆吓了一跳,生气地骂:“你神经病啊,还没下班来干嘛?”“干嘛?你不记得我们的约法第一条吗?”老婆脸色铁青,露出难看的微笑,说:“记得。”“记得?那快回家值日1个月吧。”“值日1个月,有没有搞错,他(GG)可是个女的。”“女的,骗小孩啊。”“不信?你试试。”说完,老婆就给GG发了个信息,要GG把电话号码给她。GG很听话,立即就回了信息。我对照GG的号码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果然是个女孩子。老婆笑嘻嘻地问:“怎么样?”我垂头丧气地走了。
  
  没想到,第2天老婆就用同样的办法来对付我。我被老婆逮了个正着。我说这个MM是我高中时的男同学,可当我向MM要电话号码时,她却不理我,我再三要求了几次,MM则骂了一句“你有病啊”就下机了。我睁大眼睛,盯着电脑。老婆揪着我的耳朵说,乖乖地回家值日吧。
  
  没办法,又得完成“必修课”——洗衣、做饭、刷马桶、拖地了。这期间,我们彼此又神神秘秘地偷袭过几次,但双方都以失败而告终。
  
  又一个月在我洗碗与拖地之间不知不觉流逝。
  
  约法三章的第一条不能派上用场,我们则按第二条约法办事。我们比较各自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的文章,都有3篇,彼此傻傻大笑。正当准备采取第三条约法时,老婆突然僵住了笑脸,说:“慢,这个月的活还得你干。”我莫名其妙地望着老婆:“为什么?”“为什么,你看看你的文章。”“我的文章,我不是也有3篇吗?”“你的确也有3篇,但你的文章有问题。”“文章有问题,有什么问题?”“《男人的想法》里头有一句是:‘假如在一个空旷的房间,有张硕大的双人床,我会梦见七仙女下凡。’你说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这是小说啊,胡编呗。”“小说,胡编?小说是以什么为根基?”“现实生活啊。”“承认了吧,我和你结了婚才多久,就想图谋不轨,想外遇?这个月的活,你继续干。”这……我对老婆的蛮横无理,哭泣无声。
  
  为了要让老婆偿偿一条龙家务活的滋味,我吸取前2次的教训,上网看到QQ里有MM的头像就把她删除,也不再写小说、散文之类的文章,改写评论文。
  
  好不容易盼望月底的到来。30号晚上,我和老婆互相“检查”了一翻,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都没有被抓到与异性聊天;她发了2首诗,我发了2篇小评论。老婆嘿嘿地发笑说:“先睡觉,明早背诗。”我心里美滋滋的:“背诗,谁怕谁。从小学到大学,我都是一路杀过来的(我是学文科的,大学读的是中文系,说实话,文科靠的就是背功。虽然老婆以前和我在同一个系,但她只是善于作诗,而不善于背)。”
  
  翌日,我还在睡梦中,就被老婆掐醒。我睡眼朦胧:“干嘛,这么早啊?”“起来背诗。”“我们先抽签,抽到哪一首就哪一首,不许耍赖。”“耍赖,就怕你。”我们抽到唐代诗人张若虚的一首《春江花月夜》。我差点笑出声来,因为我前几天还背了这首诗,真是天助我也。
  
  在背之前,我们各自先默读了10遍。老婆说男先女后,我先背。我二话没说,犹如直管子到水——顺利过关。轮到老婆时,老婆不屑一顾地说:“嗯,这首诗,我三百年前就会。”开始,老婆还真的背得很快,可背到“碣石潇湘无限路”时卡住了。老婆冥思苦想,想了很久,就是想不上来。我说:“认输吧。”老婆翘起嘴巴还是那句话:“这首诗,我三百年前就会。”危难之际,老婆的手机响了。“哦,局长(老婆单位的领导)啊,您好!……哎,好,好,我马上带好东西就来。”老婆边说话,边眉飞色舞地朝我发笑。
  
  老婆笑嘻嘻地说:“诗的最后2句我想起来了,可现在有急事,要出差2周,等我回来再背吧。”“出差?那家务活谁干?”我连忙问道。老婆诡秘地朝我发笑,然后给我一个甜甜的吻,说:“亲爱的老公,家务活你还是继续干着吧!”说完就“飞”了。
        济南白癜风医院-
0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876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