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冬至里父亲的身影

  今天是冬至,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想起父亲。父亲的手很巧,不仅点心做得好,饺子也包的很好,可堪称一绝。
  
  冬至这一天一到,细心的母亲总是提前把屋子打扫一尘不染。父亲会把写有祖辈名字的红布拿出来挂好,摆上水果及烧酒,再去和面。父亲和的面很好不软不硬,每每这时母亲都会在一旁称赞一番。父亲总会先板着脸说:“这么久了,看也看会了,就是笨。”可是父亲说完马上又微笑着说:“不会就不会不是有我吗。”母亲一旁早已笑脸盈盈了。
  
  在我记忆里,父亲和母亲从没吵过架也没呕过气,当时还小的我从不以为然,至到婚后的我才明白那是不容易的,也是十分难得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应该形容的就是父母吧!
  
  或许天下的事都不会尽善尽美的,人常说吵架的夫妻活到老,和美的夫妻不到头。这句似乎又是再说父母,父亲因为感了风寒一病不起,最后还是扔下母亲走了。以后每到冬至这一天就只有母亲一个人祭祖,一个人包饺子。只要有机会我会赶回母亲身旁陪母亲过这一年一次的冬至,安慰母亲那颗孤独的心。
  
  母亲总是在包饺子时念叨父亲:“面和的那么的好,包出来的饺子煮不坏,还不粘连。”是啊,父亲的巧手在记忆里是抹不掉的。母亲的念叨我就仿佛看见父亲坐在那里施展他的手艺,面一到父亲手里就变得灵活轻巧起来,圆圆的面陀在父亲的手里变成环形,父亲的双手迅速的转动,小面圈就越转越大,父亲再把面圈截断,在面板上进行揉搓成拇指粗的面条。这时父亲总会笑着说开始了,那手指粗的面条瞬间变成一个个小立柱,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面板上,像是列队的士兵。而我就抓把干面洒在士兵的头上,再用小手把那些士兵按扁,父亲拿起竹棍,我还没看清呢,那一片片薄薄的小圆片就飞向母亲,十分均匀的落成一推。整个过程就像变戏法一样妙幻的演绎。母亲包时父亲就悠闲地哼起只有他自己才听懂的小调。
  
  这一幕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不仅母亲怀念那情景也是我最留恋的一刻。或许是传统的观念吧,父亲很喜欢儿子,平时都是弟弟在父亲身前身后享受父亲的宠爱,也就只有那一天,冬至的这一天,要包饺子祭祖,我才能逗留在父亲的身旁,不会被撵开,我能看到父亲的笑脸,幸福而又激动,永远也不会忘记。
  
  我一直很纳闷的是,记忆里没见过父亲包过饺子,我去问母亲,我惊讶母亲竟然含着泪对我说出原因:“你不知道,那是你父亲怕我和面和擀面皮辛苦,才一直说不喜欢包就喜欢擀面皮。其实你父亲包的饺子包的很好,还会很多花样,捏出的花边是十八个不多不少,摆在那里像小刺猬又像小老鼠,也像小耳朵,很好看。”我肃然起敬,是对长辈的爱情敬佩。我在父母跟前竟不知到原因,父母的爱情里没有山盟海誓没有激情浪漫,而是用心灵沟通,用眼神传递,用默契来演绎着一世情。我不得不从新省视我对爱情的解读。
  
  看多了我也会包饺子了,只是和父亲比我的手艺差之千里,但是只要有机会我都会显摆显摆,虽然做的很蹩脚,常常招来讥笑,我全然不在乎。我思念父亲,这是我怀念父亲的方式,仿佛只有在包饺子的时候父亲就会在身旁,微笑着。
  
  今天又是冬至,我和母亲千里之隔,而父亲与我又是阴阳之隔,这一天我们都在各自的地方过这一节日。我好想问一问天堂里的父亲:“您今天也包饺子了吗?会不会端着饺子进到我和母亲的梦里来,我们都很想您。”

作者:我在漂泊

                                                               
                                                       
                                               
                                                北京哪里皮肤科医院好-北京哪里皮炎医院好-北京哪里青春痘医院好-
0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372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