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从爱人到亲人

今天是我和季涛结婚10周年的纪念日。可是,他已经不记得了。我并不怨他。两个人的婚姻已是千疮百孔,即便记住这一天,又有什么意义呢?
  
  1
  
  我和季涛青梅竹马,从小到大,我是季涛头顶上的伞。
  
  曾经在幸福中陶醉。因为自己不仅仅拥有了纯美的爱情,还有婆婆给予的和亲生母亲无二的疼爱。
  
  婆婆和母亲是同事,据婆婆说,母亲曾救过她的命。俩人从此情同姐妹,后来又锦上添花地成了亲家。和季涛结婚第二年,母亲就去世了。婆婆搂着我说:“孩子,我是你的婆婆,更是你的妈妈,这辈子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你受委屈!”
  
  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此吧。尤其有了儿子以后,我以为这一生的每一天都将被打上幸福的烙印。
  
  却没想到,仅仅过了6年,变故陡起——季涛有了别的女人。
  
  那天晚上,他说:“我们离婚吧!”我正靠在床头看电视,起初以为他在学说电视剧里的台词呢,眼皮抬也没抬地说:“别起哄。”
  
  “安蕾,原谅我!我不想再欺骗你。”季涛语气加重了几分,我不得不把视线从电视屏幕上挪到他的脸上,才发现他是那么严肃地看着我,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他说,他恋爱了,那个叫雨萌的女孩子让他懂得了什么是爱情。“安蕾,我们平心静气地想一想,我和你之间的感情,是爱情吗?大人们说我们是天生一对,我也以为是。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我们之间那不是爱情。从小到大,我都是把你当姐姐的。我对你,只是一种亲人间的情感。你对我,也是。”
  
  我说:“我对你不是。我爱你,小时候是把你当弟弟了,可是现在你是我的男人,是我这一生要生活在一起的爱人。我不管什么雨萌雪萌,我不离婚!”
  
  婆婆不讲任何条件地和我站在一条战线上,她对季涛说:“你要是和安蕾离婚,我就不要你这个儿子!还有宁宁,也没有你这个爸爸!”宁宁是我们的儿子,那年5岁。
  
  可是平日里季涛让我和婆婆惯坏了脾气,他很任性地离家出走,找那个用他的话说“真正爱着”的雨萌去了。他不仅不要我了,连自己的母亲和儿子也不要了。
  
  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不是青藤,离了大树就不能活。绝望于他的决绝和无情,我同意离婚。
  
  2
  
  儿子跟了我,婆婆和我的心留在了那个曾经装满我的希望和寄托的家里。
  
  婆婆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恨恨地说,决不让那个女人进门。“安蕾,你放心,总有一天我要让季涛把你接回来!除了你,没有人可以做我的儿媳妇!”我只是哭。季涛伤透了我的心,即便有那么一天,我还能回那个家吗?
  
  没想到,季涛还会给我打电话。那已是离婚一年后了。因为婆婆对他说,他和雨萌结婚的日子,就是她的忌日。所以,他和雨萌一直没有结婚,雨萌也从没到家里去过。
  
  季涛竟求我充当说客,“安蕾,咱妈听你的,你劝她,她会听的,我和雨萌谢谢你!”我抬头望着墙上镜框里一家人脸上晴朗的笑容,泪水不争气地顺腮而下。我还在日日哀悼那份死了的爱情,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我没说一句话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电话又响,还是季涛。刚听他说“喂……”我就激愤地喊:“求你别来打扰我的生活!你和谁结婚,和我有什么关系?别再来烦我行吗!”要知道一整夜我的双眼都是在泪水中泡着的,因为他的那一个电话。
  
  “不好了,咱妈病了!你快来医院吧……”没想到那头传来的是季涛带着哭腔的急促喘息。
  
  老人昏迷了10多天,命终于抢回来了,可是从此离不开床,而且说话也很困难。
  
  才知道那天跟我通完电话,季涛就回去和婆婆做最后的“谈判”。婆婆急火攻心晕倒了,送到医院,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脑溢血,最乐观的情况是半身不遂,严重的话就是植物人,或者死亡。季涛没了主意,惊慌地给我打电话。
  
  清醒了的婆婆一手拉着我,一手拉过季涛,把我们的手放到一起,含糊不清地说:“带我回家……谁也不许离开家……”
  
        北京中科医院是假的吗-北京中科医院是真是假-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爱心传递-
0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34388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