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一面梳妆镜

那年,我们一家四口从14平方米的小房子搬到父母单位按资排辈分配的、我们全家盼望了很久的两室一厅的大房子时,父母做得最快乐、最忙碌的一件事,就是给那套组合家具重新刷漆,先用砂纸一点点打磨掉旧的颜色,然后用父亲画油画的颜料和着油漆,调出我最喜欢的颜色——雪青色。
  
  新家终于有了我如愿以偿的一间闺房。那套溢满父母之爱的雪青色家具摆在我的房子里,散发着梦幻般的色彩。
  
  唯一令我遗憾的是,缺了一个女孩儿梦寐以求的梳妆台。
  
  我央求母亲买给我。她怪我不懂事,说家装已花了家里的大部分积蓄,我都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了,弟弟还在住阳台,而我还奢求那样很贵的物品,她不能满足我的要求。
  
  我不敢再提这件事。一个人回到屋子里,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哭了很久。
  
  那样爱美的年纪,梳妆镜成就了女孩对美的所有向往,还有虚荣心。同龄女孩子的闺房中,都有那样一套可以让她们炫耀的梳妆台,唯独我要在她们面前流露出自卑。我的伤悲是母亲所不能理解的。
  
  那天晚上我只吃了很少的饭,就低着头沉默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父亲看出了我的难过,询问母亲事由。母亲怪我不懂事,不懂得体谅家里,非要买一个没有实用价值的梳妆台。那次父亲站在了我这边,他跟母亲商量说:“也不是买不起,就满足她一次吧。”母亲还是不同意。她觉得我们父女俩不会过日子,不知生活的艰辛。
  
  我一直觉得内向的父亲不喜欢我,可他这次竟然为了满足我的虚荣心,同掌握经济大权的母亲争理,让我很感动。
  
  第二天,已是晚饭时间父亲才回来,一进门就热烈地召唤着闷头待在房间里的我。
  
  我从房间出来,看见父亲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手里拿着刚刚扛上四楼的大梳妆镜。镜子是椭圆的,有着古老而深邃的红木色彩,雕着细小的花纹,因为喜欢觉得每一道弯曲都是风情!窄长的台面下面有两个小小的抽屉,足以藏下女孩儿的那些臭美夢想!
  
  那是父亲带给我的最为珍贵、最为感动的回忆。
  
  母亲说,父亲虽然不在了,但这家里的每一样物品都有他的呼吸,这些她和父亲亲手添置的东西,有爱和思念,只要这些物品还在,父亲也就一直还在。
        中科白癜风医院怎么样-国内成立最早的白癜风医院-让白癜风患者感受中科魅力-
0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4157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