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不合格妻子

不管在职场干得如何得心应手,那几个月的表现的确提醒了我:距离合格妻子的目标尚有很大距离。
  
  我家男人骨折了。临出门前一个闪失,历来显得魁伟的身躯压在一只脚背上,脚背三根跖骨断裂。断的那会儿我不在家,男人便小心英勇地从门口爬到客厅沙发,静坐着,等我回家。
  
  开门第一眼便看见先生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无奈,然后告诉我,他摔了一跤。
  
  右脚的整个脚背脚踝已经肿起,整只脚看起来像个没型儿的烤白薯。我问他疼不,他说很疼,而且疼得厉害。此时已临半夜十二点,我说咱去医院吧,才又想起自己八年不摸方向盘,怎么开车都忘了,他已经寸步难行,又如何去得了医院。我说打120,叫辆救护车送去。男人一听叫救护车立刻反对:“动静太大,明儿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先生75岁的老父亲开车来了。我一下子觉得十分抱歉,让老人送儿子看病叫什么事儿?可谁让我不会开车了呢。临出门又想起该带上公费医疗本,可左找右翻就是找不到那东西在哪儿。这些事别人家都是当老婆的在管,我于是觉得更加汗颜。
  
  在医院看的急诊,果然是骨折。先生的右脚被包裹得完全不能落地,行动成了天大的问题。公公说,买个轮椅吧,儿子用了早晚再传给老子。
  
  公公在回家路上买了轮椅,就在我设想自己该拿这个坐轮椅的残疾人如何是好时,才发现问题远比我想象的复杂。轮椅只是我不在家他又确实需要移动时才使用一下,更多时候他都必须躺着或靠着,连一杯水都需要我递给他。
  
  在护理病人这场战役里,身为职场女强人的我很快就败下阵来。
  
  先生一步也走不了,三顿饭必须在家吃。我如要去上班,必须把他的晚餐做好,温着,放在一个他伸手够得着的位置。而直到做饭时我才发现,家里油不多了,米不够了,面包牛奶没有了……以往我不管家,这些柴米油盐的事有保姆负责;儿子考上大学以后,保姆换成了钟点工,但这些事也自有先生接招。而现在,当我突然驾临厨房后,发现自己如要做好三餐,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路去购物。
  
  狼狈地从超市提回一大
  
  袋必需品,很快又发现我的动手能力严重被我高估了:医生提醒先生要忌辣,这种情况下作为湖南人的我还能做几道什么菜才有利于先生的“骨质增生”?先生发现我把做饭这事儿看得很严重,表现出高度的情绪紧张,这才意识到他这一跤摔得非同小可。
  
  确实非同小可。他不摔跤,我不会意识到八年不开车有何不可,不细致照管家庭有何不可,找不到东西有何不可……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家竟还有我独自一人撑着的时候。
  
  痛定思痛,我决定好好地补习一堂为人妻课。当我花了四个小时、来回两趟把近几天要用的食材和用品都买齐的时候(市场离家稍远,每次都背得我汗流浃背),我充满了自我肯定的成就感。做饭方面我有一样很自信:煲汤,属于无师自通型的。我跟先生许愿,养病的这些天,一定会让他天天喝汤。当当网上订购的《靓汤六百例》已经送来,如何炮制就看我这等巧妇如何表现了。同事也调侃:“好好表现噢!”我答道:“尽本分呗。”
        新生儿败血症芹菜蕹菜
0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42337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