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在生命的最后遇到你

“为丈夫征婚。”《中国梦想秀》的舞台上,冯莹道出自己的梦想。二十出头的年纪,本该是青春韶华,拥有健康,能够随时享受爱情,但对冯莹来说,却是奢侈品。她只能为他征婚,让更好的人去爱他。
  
  而那个敢在她处于濒死边缘时爱她、娶她的男人要求不多,只是希望她开开心心每一天,最重要是,活下去。
  
  病房里的七夕
  
  2013年七月初六,河南省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深夜,月光皎洁。
  
  冯莹一个人躺在病房内,头痛又像冲击波一样,一阵阵袭来。她吃力地挪过身,在黑暗中摸出枕头下的手机,想通过玩手机来缓解疼痛。上午病友介绍她下载了微信,说“摇一摇”可以找到更多病友。她试着一摇就摇到了一个帅哥。冯莹心里一乐,疼痛似乎没那么强烈了。
  
  她加了他为好友,在微信上聊开了。男孩告诉她,自己叫杨海斌,手受了伤,在骨科住院治疗。冯莹边介绍自己的病情边玩笑:“哇,跟我一样惨嘛。”
  
  有些忐忑,也有些好奇。冯莹在七夕节的下午,走进了男孩的病房。
  
  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缘分,是“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浪漫,23岁的杨海斌与22岁的冯莹一见如故。
  
  冯莹根本不像一个患有恶性脑瘤的病人,整天嘻嘻哈哈,在病房蹦来蹦去。她的笑很甜,让病友们深受感染。可杨海斌却留意到她被针扎得已无一寸完整皮肤的双手,暗自心疼。从怜惜到喜欢,到不见到她就胸口发闷、心中难受,杨海斌不轻言爱,但很想牵着她的手,能走多远就多远。
  
  等到出院时,他提出与冯莹交往的愿望。她何尝不喜欢他、不向往爱情。可想到自己的病,冯莹皱着眉,“我的病很重,会花家里很多钱,可能活不了一年,就算活下来,也可能不能生小孩……”
  
  杨海斌急了,蹲在病床前,拽紧她的手,“莹莹,我都考虑过了,我要的是你的全部。”见冯莹被他捏疼,又把她的手放在嘴边哈气,“你什么也别说,什么都别管,只管养好身体。”
  
  冯莹深知自己的生命是可以倒数的,不忍心连累这个相识未到一个月的男孩。她收起往日的笑容,开始冷漠地对待杨海斌的关心,还发去了绝交短信。
  
  爱情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杨海斌到底是对冯莹动了真心。数日之后的一个中午,尚在半梦半醒的冯莹听见楼下有人大喊她的名字,“冯莹,冯莹,我爱你,你嫁给我吧。不管你变成啥样,我都陪你到最后。”
  
  冯莹跑到窗前,病房楼下的空地上,清瘦的杨海斌顶着烈日,拿着菜场用的大喇叭,一个劲儿地喊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眼前的视线模糊成一团,冯莹已经分不清是肿瘤压迫了视神经,还是满目感动的泪。
  
  终于娶到你
  
  “什么?你要和一个患了癌症的女孩结婚?”杨海斌父母听闻儿子的事情,如同五雷轰顶。“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儿子,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能自己做决定?”母亲气得瘫坐在沙发上,年迈的奶奶连忙上前劝慰,拉着孙儿的手,仿佛恳求,“孩子,听大人的,别乱来。”
  
  时间紧迫。杨海斌来不及想这么多,从家里偷出了户口本,在离两人相识不过一个月零十天的9月23日,扯了结婚证。
  
  见米已成炊,杨家人只能下最后通牒:“绝对不能举办婚礼,你知道她能活多久?”
  
  “噗通”一声,杨海斌跪在了父母面前。奶奶上前劝阻,父亲猛地挥手,“跪,你就让他跪。不管他跪多久,我就是不同意。”杨海斌这一跪,就是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父母的心,终究软了下来。
  
  终于,以为自己和死神无限接近的冯莹披上洁白嫁衣,成为心爱男孩的新娘。
  
  “只希望你好好照顾我女儿,让她开心快乐、平安幸福,我把女儿交给你了。”当冯莹父亲眼含泪花把冯莹的手递给杨海斌时,杨海斌大声喊,“我会的!这辈子,我选择了你,下辈子,还是你。以后的以后,还是你。”
  
  铮铮誓言,让在场所有人,潸然泪下。
  
  你是我的希望
  
  爱情并未驱赶走病魔。
  
  随着时间推移,冯莹的肿瘤已有鸡蛋黄大小,压迫到了神经,除了影响视力外,冯莹右半身还时不时会失去控制,麻、疼、头晕,状态不好时,会在病床上昏睡几天。每次看着妻子发病时痛苦的样子,杨海斌心里像刀割一般。“老公,快看,我是不是斗鸡眼?”因为视神经长期被压迫,冯莹的双眼已向内斜视,她索性把眼仁聚拢逗杨海斌开心。
  
  只有头痛难忍时,冯莹才会失控。她一把推开盛药的瓷碗,哐当一声,杨海斌默然地弯下身,一片片拾起打碎的瓷碗,再重新盛一碗中药,一口一口地喂妻子,“乖,你是老公的希望,你要是觉得苦,老公陪你一起喝。”
  
  杨海斌硬是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冯莹喝一口,他就喝一口。抗癌药副作用大,杨海斌额外买了些强身健体的药,陪着病妻,艰难下咽。
  
  杨海斌越是待她好,她压力越大,“要是我走了,他可怎么办?”尤其这是第二次开颅手术,只有20%的生还几率。
  
  于是,在接受第二次开颅手术的前一天,面对未卜的生死,冯莹强忍着病痛,站上了《中国梦想秀》的舞台。
  
  为丈夫征婚
  
  “你的梦想是什么?”周立波问冯莹。
  
  “我想给我老公找个懂事的、贤惠的、孝顺的老婆。我怕他难过。”一直笑着的冯莹,说到这儿时才哽咽了。
  
  “给老公找老婆,我没有听错吧?”周立波问。
  
  冯莹将他们的故事娓娓道来,那些温馨瞬间,那些海誓山盟。提到杨海斌,她脸上洋溢浓浓的幸福,“他总说,只要是杨海斌在的地方,就是我莹莹的家。是他让一个癌症病人懂得爱、相信爱,也勇敢去爱。”
  
  冯莹对这段感情无限眷恋,她不怕上手术台,但怕失去他,更怕他受不了她的离去。
  
  “我很想创造奇迹,但医生说这次手术风险很大。”说着,冯莹哭了,抹抹泪:“我希望我走后,有个更好的人去爱他。”
  
  周立波也跟着掉泪,冯莹赶紧安慰:“波波老师,你别哭,别那样看着我,我很幸福的。”
  
  等到杨海斌从后台上来,冯莹又强装笑脸和他打趣:“看没,我们马上就能拍写真了。”在来上节目前,冯莹曾骗他:“我们去实现每年拍写真的愿望。”杨海斌还乐呵呵地称赞:“老婆,你真有想法。”
  
  坚强的女孩、忧伤的感情故事,感染了银屏内外的观众。在集体唱衰爱情的年代,其实每个人都格外渴望真爱,连许多名人都转发了他们的视频,人们都说:“这是第一次真心希望永远不要实现的梦想。”
  
  两个光头
  
  还好,梦想没有实现。
  
  为了跟做手术剃了光头的冯莹看上去一样,杨海斌也将自己的头发剃去。他剃完就跑到冯莹病房外,隔着窗户,示意她看他的脑袋。
  
  在床上辗转难眠的冯莹看着丈夫憨憨的模样,想到他所有的好,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
  
  她插着治疗仪器,已经不方便动弹,只能艰难地伸出左手,在空气中舞动,示意他离开。杨海斌怎么舍得离开,他紧紧贴着窗户,想离冯莹更近一点,想永远守护在她身边。
  
  他与她,隔着窗户,默默对视,流泪,代替了千言万语,是不诉离殇的深情。
  
  生死一线的5月6日很快到来,早上7时12分,冯莹从病房被推出,送往手术室。手术室外。杨海斌紧紧拉着她的手不松开。
  
  “坚持,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出来。”杨海斌不肯眨眼地看着她。
  
  “我会的。我一定会好好地出来。等我,老公。”冯莹的眼泪在打转。
  
  上手术台接近七个小时的时间,对于守候在外面的人来讲,是静止了,周围的一切都已凝滞,静得仿佛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
  
  直到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一直坐立难安的杨海斌,冲到手术室门口。
  
  手术成功,冯莹又挺过了一关,看着头缠纱布的妻子,杨海斌突然想唱冯莹最爱的那首歌《给你们》:“你付出了几分,爱就圆满了几分。”他不介意付出自己的全部,让冯莹的生命无限延长,也让这份爱变得圆满。
        眼科_眼部健康甲亢饮食脑梗塞
0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42337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