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在离婚故事里中毒

2007年的春天,我的好友向南离婚了。来不及停止感叹,另一位闰蜜也开始了离婚大战,哭过闹过后依然逃脱不了成为“下堂妻”的命运。
  
  我的生活圈子本就不大,这接二连三的离婚事件像一枚枚威力不小的炸弹,虽然落在别人家,却也炸得我晕头转向。
  
  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巧合,她们的离婚都是因为男方的出轨引起的。最令人唏嘘的是我那位闺蜜,丈夫和别的女人保持暧昧关系已经一年多了,竟然瞒得滴水不漏,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大着肚子上门逼宫,她还幸福无比呢。
  
  回家,看着浑身散发着成熟魅力的林宣,心里没来由地恐慌。说起女友的遭遇,我有些咬牙切齿,更多的是悲哀,林宣,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
  
  林宣哭笑不得地望着我:“老婆,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好不好,对自己的老公要有信心。”
  
  向南的丈夫和林宣走得较近,关于那次出轨的来龙去脉,或许林宣比我们这两个女人更清楚。林宣说向南是反应过头了,不过是一次无心之失,用得着这么小题大做,非要弄得一家人四分五裂吗?林宣认为,只要男人心里还顾着家,男人的心没有走,就没有必要走到离婚那一步。
  
  林宣的话亦触动了我心里那根敏感的神经,我尖锐地反驳:“什么叫心里还顾着家,真要心里还顾着家就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来了。你们男人只想着要女人宽容,有没有想过女人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因为激动,我的声音越来越大,林宣好笑地看着我,说:“不过是随便说两句,干嘛那么来劲?”
  
  我盯着他:“林宣,你是不是也这样,觉得偶尔艳遇一把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你们男人都觉得身体的出轨算不上出轨?”
  
  林宣被我严肃的神色吓了一跳,他搂住我,打着哈哈:“夜谈会到此结束,咱们还是早点上床就寝吧。别人的事情让别人操心去吧,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成。”
  
  那天晚上,林宣少有的温柔和热烈,但是更大的恐慌向我袭来。这样一反常态的温柔和热烈意味着什么呢?想到林宣为向南前夫做的辩解,也许他不是要为别人辩解,他只是借题发挥,引导我接受男人身体的出轨。
  
  每个女人在婚姻里都有自己的底线。而我的底线就是,男人可以懒,可以大男子主义,我可以容忍退让,但是我的容忍退让需要他的忠诚做底。
  
  为了防止我的婚姻发生事故,我想我唯一能做的,便是未雨绸缪,防微杜渐。我去移动公司打印了林宣的手机通话清单,还好,上面绝大部分来往频繁的电话不是朋友就是家人,有几个陌生的电话号码,通话次数极少,而且每次通话时间也很短。估计不是同事就是客户。
  
  登录他的00。他还用着很久以前我替他申请时用的密码,仅从密码来看,他的00上应该没有什么可疑之处,除非,他有另外的不为我所知的00。
  
  我开始卡着林宣的下班时间给他打电话,如果他不回家吃晚饭,那么他去哪里,干什么,和哪些人在一起,我都要问个一清二楚。开始的时候,林宣还颇有耐心地一一道个明白,并且打趣我怎么突然对他如此上心,次数多了,林宣咂摸出味来,就很不耐烦起来。
  
  那天晚上,林宣说晚上要陪客户吃饭,然后就关了手机。我心里一下子没着没落的,在家里坐立不安。来到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我去哪,我想了想,说去几个比较有档次的饭店和酒吧看看。转了不到一圈,我就在一家酒吧外面看到了林宣的车。
  
  酒吧里灯光昏暗,我试探地对吧台的服务生说我找林宣,服务生点了点头,就将我带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包房,看样子林宣是这里的常客呢。憋着气推开包房的门,里面的一幕刺痛了我的眼睛,几个男人在唱歌喝酒,每个人身边都陪着一个年轻的女子,林宣的身边也坐着一个。那些女子都像没有骨头似的娇滴滴地靠在男人身上,一个醉眼朦胧的男子大概以为我也是前来陪他们的女子,踉跄着过来拉我,我一甩手:“对不起,我走错门了。”
  
  林宣回来了,一把扯下领带,表情有些狰狞。就好象我跟踪他让他很受伤似的,难道他和别的年轻女人搂搂抱抱我就不受伤吗?
  
  坐怀不乱?他又不是柳下惠,又不是阳萎!想起那些他说陪客户然后迟迟不归的夜晚,我心里就堵得慌。
  
  “老实交待,你到底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
  
  “没有,真的没有。好了,别再闹了,我要睡了。”
  
  “不行,你不说清楚就别想睡觉。”
  
  到最后,林宣恼了:“你到底要我交待什么?是不是一定要我承认做过你才心甘,你是不是有病啊你?”
  
  林宣的愤怒非常真实。他的愤怒让我有两种猜测,一是他因为被误解而愤怒,二是他故意先发制人。直觉上,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更大。
  
  那天去移动大厅交费的时候,我突然心里一动,买了一张手机卡,然后用这张卡给林宣发了一条暧昧的短信:“亲爱的,最近很忙吗,好几天没见了,我好想你。”
  
  短信发过去后,我心里七上八下。林宣会回复吗?是觉得无聊的人在逗他玩而随手删除或是回短信骂一句神经病,还是误以为是自己交往的某个女子发的短信:如果是后一种情况……我不敢往下想了。
  
  好在,手机一直沉默着。两三个小时过去了,我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换下那张手机卡的时候,“嘀”的一声。短信提示音响了。
  
  我颤抖着手点开短信:“宝贝,我也想你”,很简短的回复,却是说不出的暧昧和纠缠。我盯着回复短信的手机号码看,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念过去,真的是林宣的手机!
  
  强忍着心里的愤怒,我继续发短信:“上次过后,怎么不来找我了?”
  
  林宣回复:“最近忙呀,要不是因为忙,我早飞到妹
  
  我冷笑一声,回复他:“再忙今天也不能忙啊,因为我今天特别想你,我在绿岛咖啡厅等你好不好?”
  
  林宣回复:“好。咱们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我彻底无语。
  
  那天晚上,林宣直到凌晨才回家。我没有问他去了哪里,他也没有说。
  
  突然之间,我对他失望至极,我好象失去了所有的耐心。
  
  之后的一天夜里我失眠,凌晨两点的时候还坐在阳台上一个人在黑暗里发呆。两辆车一前一后驶进了小区。林宣和一个女人从他的车里钻出来,两个人搂搂抱抱地走到了另一辆车前,那个女人坐进车里的时候抱住林宣亲了一口,更令我无语的是,林宣竟然对着开走的车子不停地做着飞吻!
  
  林宣进来时,看到我坐在客厅,吃了一惊。我冷冷地问:“你和那个女人上床了吗?”林宣不答。我冷笑:“敢做就要敢当。你们上床了吗?”
  
  “是”,林宣回过脸来,“我们上床了,又怎么样?”
  
  我面无表情,“不怎么样,离婚而已!”
  
  林宣定定地看着我,良久,颓然地倒在沙发上。
  
  办好了离婚手续后,我还是忍不住问了林宣,那次短信,他以为是谁?林宣恍然大悟,苦笑着告诉我,那次短信他不过是一时无聊逗着玩,晚上他根本就没去什么咖啡厅,而是和几个同事“斗地主”。
  
  林宣对我说,那是他第一次和别的女人上床,在那之前,他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
  
  那一刻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真的,我突然就相信了他。可是,为什么后来还是背叛了呢?林宣苦笑:“有很多原因吧,你不是不相信我没有出轨吗,就好象我出轨是正常的,不出轨才是不正常的,我想正常给你看。再说了,我每天和客户应酬,面对的那些太有诱惑力了,只要心理上一松懈就会缴枪投降。你的不信任。再加上家里冷冰冰的气氛,我心里又有气,一喝酒,就什么事都做出来了。我一直以为我们不会走到离婚这一步,可是没想到,到最后还是这样了。”
  
  我欲哭无泪。我的婚姻本来平安无事,是我自己在别人的离婚故事里中了毒,无中生有地防范,却最终导致了婚姻崩盘。
        南江县南京市破伤风中药
0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1027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