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原谅你的背叛

病重的父亲已经尽自己所能,为我提供勇气去面对生活的挑战。他很累,该休息了。
  
  父亲患了帕金森氏病。他被困在床上,仅仅几年里,44岁的身体就老了那么多。它仿佛属于一位老人,而不是—个头发依然乌黑的男子。
  
  那时我9岁,刚刚被母亲抛弃。“我不会离开你。”父亲在电话里说,然后让祖父带我去疗养院看望他。
  
  那个地方气味很难闻,我想吐。这是我踏进疗养院的第感受。我并不清楚父亲必须接受什么样的治疗,更不了解他的身体和心灵上正在经历什么样的屈辱。
  
  极为常见的情况是,即便只为喝一杯水或为下床坐在椅子上以缓解一下酸痛的身体,他也必须耐心等待很长时间。他患有很严重的褥疮,但护士要过几乎一个世纪那样长的时间,才会过来为他翻身,以使他身体的一侧能得到休息。
  
  即便如此,父亲也没有放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他总是怀有一种坚定的信念:有朝一日,他会从床上起来,走出被迫忍受的那些可怕的地方。他甚至让祖父为他和我买了两辆一模样的绿色单车,并拍下照片搁在房间里,以便每天都能看见。
  
  “你等着,我会和你一起骑的。”当父亲这么说时我充满期待。他黑色的眼睛闪烁着希望的光茫,精疲力竭的面容上含着微笑,这些都让我相信他很快就能回家,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到那一天。
  
  多年过去,绿色的单车依旧是一张挂在父亲病房的照片。他的身体始终精疲力尽,但希望从未远离。“我觉得过不了几天,我就可以在院子里散步了。”父亲充满喜悦地告诉祖父,那时他已经失去对手的掌控,不得不依赖护工喂食。而如果我出现在探视时间里,他还会加上这么—句:“你每天都擦拭我的车了吗?等着我,我们一起骑车,那天不远了。”
  
  父亲在我心里成了一个神话,永远坚强、不会被打败。我甚至把去疗养院探望父亲升华为—个仪式:每当遭遇困境时,我不由自主就会想从他那里得到帮助,并的的确确在和他的短暂相处中,得到无穷的力量去回击生活里的种种挑衅。
  
  “你不会会离开我的,对吧?”我对他说,“我们都会好的。”
  
  但我渐渐不再是个总依赖父亲的小姑娘,学业工作爱情,这些都分走了我的精力,而且我学会了独自面对问题,去疗养院的次数越来越少。23岁那年,我在曼哈顿找到令人艳羡的工作,同时也接到祖父的电话:父亲去世了。
  
  他不会—直在那里等我,他敬弃了对我的承诺。我突然意识到。
  
  坚持了14年的父亲放弃了令他痛苦的身体。做出决定时,一直守候在他身边的祖父母没有告诉我。“告诉你又能怎样呢?你能阻止他的决定吗?”祖父在电话里坦然面对我的愤怒,“栽理解你的心情,你不想他离开,可是孩子,我是他父亲,我知道他已经尽力了,他很累,他需要解脱。”
  
  我的愤怒也许来自父亲无法实践他的诺言,我定期为他护理那辆从未骑过的绿色单车,等待他回家的奇迹,现在看来更像个笑话;也许来自神话的陨落,在我心里他是最好的,他是绝不向命运屈服的普罗米修斯。他努力挣扎了那么多年,给了我那么多面对困难的勇气。可最后,他抛弃了所有人,尤其是我。
  
  在愤怒的驱使下,我拒绝参加父亲的葬礼。
  
  葬礼结束后,祖父给我寄来父亲指定留给我的遗物,一张有深深折痕的纸条,我阅读着纸上的内容,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
  
  “这是我的证明,因我生病卧床不起,所以父亲为我写下这个证明。在这个患病的身体中,我的头脑也许受到了束缚,却不代表我的心灵。我的那一部分一直荆将永远自由。我心智坚定,依然怀有将会获得自由的信念。这信念就和我决不离开你一样坚硬不可摧毁,因比,我亲爱的女儿,我将一直在你身边,守卫着你,保障着你的安全。我爱你一如往昔。”签字人:保罗巴西特。
  
  我真幼稚,竟然去要求一个失去身体自主权的病人,希望从一个永远与病魔抗争的偶像那里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如果他不是我的父亲,不是担忧女儿对他的这份依赖,他早就选择去天国自由自在地骑单车了。
        治疗白癜风哪里好-白癜风医生-肢端型白癜风怎么办-
0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6270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