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偶尔的放纵,许生活一些味道

昨天加班,我没能亲至现场听易中天的讲座,心里有着小小的遗憾。
加班完,暮色沉,人释然。不想亏待自己,我便约了友人在外吃火锅。每到冬天,我心里会有一种期盼:想着在周末的夜晚,携好友,一起过过嘴瘾——将“麻辣”进行到底!

我感觉自己是个“辣美食”的推广者。
读书时,我有个密友,黛儿。她不吃辣椒,她说从小就没怎么碰过那玩意儿。我们一起吃饭,我常吃辣。大概是她看我每次总吃得津津有味,她说要尝尝。嘿,起先,她有不适;后来,她上瘾了。
一天清晨,我和黛儿一起吃热干面。
那天,我微有感冒,我没放太多辣椒油。黛儿,说了一句让我一生难忘的话,“今天,我放了这么多辣酱,面怎么不辣呀!”我感觉,我额头都要冒汗了,而她却说不辣。看来,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
我和黛儿,在课外,有一大爱好,那便是寻觅特色“辣”食。学校附近,大街小巷的小吃,我们基本都尝过。后来,我们就常去认为“辣得最过瘾的”那家吃。当然,发现有新的烧烤小店开张,我们会欣然前往。
那时,年少,真好!

工作后,我遇到了舒。舒,一个雷厉风行的男儿,却根本不知“辣”为何味。因他的母亲不沾辣,他的父亲,一个大老爷们,本就不嗜辣,又心疼他母亲,就决定他们家长年与辣椒隔绝。
第一次去舒家吃饭,望着大桌菜,我却没有食欲。
没有辣椒,本就不精于厨艺的老人,做的菜没什么味道。
后来,舒告诉他父亲,说我从小喜欢吃辣。舒的母亲愕然,辣有什么好吃的?

舒却跟着我,喜欢上了辣食。舒经常感叹,“认识你真好!”舒有时自言自语,“辣真是世上最好的美味。”舒会生出感慨,他认识我之前的二十多年是白过了。
渐渐地,我们再回他家吃饭时,舒也不习惯了。
我安慰舒,我们回来重是与双亲聚聚的。舒笑说,民以食为天。

今年,两位老人种了点菜园。让我意外的是,他们竟种了些辣椒。我感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可旭日分明是东升的!这两个月,舒回家一次,便提一大袋辣椒归来。
舒说,青椒可是蕴含丰富的维C呢,在我们的影响下,老人也偶尔会吃吃辣椒。
舒老家的辣椒地,我去过,我认为很美。我还给辣椒留下了“倩影”。
我说,辣,吃多了会上火,对脾胃不好,不吃,人又没有力气,感觉若有所失。我们相视而笑。
我喜爱辣,但我平日不贪吃。我只在双休日,偶尔放纵下自己。

其实,我的体质偏热,容易上火。我听了朋友的话,注意调节。在秋燥的日子里,我坚持泡菊花枸杞茶,既能清热降火,又滋补。朋友说,这道茶老少
                                                               
                                                       
                                               
                                                北京中科医院电话中科白癜风医院怎么样北京中科医院
0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1 粉丝
  • 750 帖子